mωr²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Trouble》AO NC17(1 未完

Anakin x young Obi-wan 炖肉so you know  完全是被刺激的(x 由一张图而生的脑洞 ooc属于我]

   安纳金觉得事态发展的很严重,准确来说,已经成了一个麻烦。
    欧比旺变回到了他年轻时的模样。
    事情是这样的,绝地长老会交给了他们一个任务,任务意外的顺利,顺利到安纳金觉得少了一些麻烦都习惯了。
   那一夜他睡得不太好,总觉的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
    于是他选择了冥想,不过,无济于事。
    当安纳金感受到第二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时,便睁开了眼。当他经过master的房间时,总感觉心中有些什么东西似的快要溢出。他将身体贴近了门,用原力感受着里面的动静——只是起伏的呼吸声。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门打开,尽量不让它发出一丁点动静,生怕吵醒了还在酣睡中的师父。
    他悄悄靠近床头,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一惊,差一点就要摔倒。
    晨曦的光晖洒在欧比旺的脸上,那健康的肤色上泛起了一层金色,他的睫毛微微颤动着,连着投射下的阴影,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触碰它,他的鼻梁直挺,嘴唇微抿,令人不得不想去尝试它们到底有多么的美好甜蜜。
     就这样,他的侧脸,他的轮廓,在这一个无比平常的早晨,唤起了安纳金的欲望。
    可是安纳金还不想离开,他轻柔的抚上欧比旺的短发,顺着他的耳根,他的脸颊,他的侧颈。他感受到自己的指尖在颤抖,内心在叫嚣。——这是他的master,一个美丽的,让他发疼的人。
     所以他只好以那种原始又快速的方式释放了自己的欲望。
   
    至少这时安纳金觉得这不是个麻烦,甚至一度希望就这样继续下去。
 
    "ani…你怎么了,为什么吃早饭时你一直低着头?"在去练习光剑的路上,欧比旺终于忍不住向他一早上眼神几乎是躲躲闪闪的学徒开口到。
     "啊没什么…就是…master你知道你…好年轻吗…"安纳金觉得自己的舌头不再打结,语言表达却出了毛病。
   "恩是啊,可这有什么不对吗?"欧比旺再次舔了舔唇,这让他的嘴唇显得亮晶晶的。
    该死!这太诱惑了!安纳金愣愣的想,努力保持着平静,恨不得把绝地守则在心中背一千遍。
    这还不算什么,更让他发疯的是,欧比旺和他练习光剑时无意间视线瞟到自家师父奶油色衣袍内光滑的肌肤上因为热而微微泛红,细小的汗珠在上面渗出,胸膛的起伏与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刺激着他的感官,对方年轻的脸庞上镶着的那双像蓝宝石一般的双眼有着晶莹的光泽,透出着一股冷静而又灵动的气息,这些,在安纳金心中都是火上浇油。
   他索性闭上了眼睛。
   当他的光剑被打落时,他决定找尤达大师去问个究竟。
 
  "一个意外,这也许是。正常的生活,不影响。"尤达只留下了这句话,和一个颇有深意的迷之微笑。

   这下麻烦了,安纳金想。
   当他推开门发现刚洗好澡的师父穿着宽松的浴袍,还有这因为热水蒸汽而微微泛红了的脸颊与胸膛,他觉得麻烦大了。
     "安纳金,现在还不算晚,你可以先去洗个澡,不用这么看着我的。"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欧比旺的脸更红了,噢还有,他的嘴唇,红润极了。
    安纳金再一次以相同的方式对待了自己的小兄弟。
    稍稍收拾了一下浴室后,他准备去沏杯茶。
     "啊!"
    他太不细心了,脚底下的一片水渍令他滑倒,他不得不在master的帮助下起来了。
     "疼—"他习惯性的想像小时候撒个娇,哪怕只换得师父的一句"安纳金你不小了。"
    不过这次,好像有点意外。
    欧比旺轻轻地将唇在他的额上停留了一会儿,像是安慰般的。
   "…Master……"
   "恩?"
   "我………"
   "我的padawan,你今天怎么一直都像是心里有事,瞒着我一般?"
   他语气平淡时的声音真好听,还有那双眨动的眼睛。
   "我……我觉得你真是…好好看…manster …"
    "咳"欧比旺轻咳一声,脸又红了一些。一时竟没有说什么。
    安纳金不是个习惯于等待的人,不论什么事,哪怕是个麻烦。
    他轻轻拉过欧比旺的后脑,对准那片渴望已久的柔软吻了下去,将所有的想法都缠绻在舌尖,所有的甜蜜都被扫过,释放在每一根神经里。
  
[[呜呜呜u我好困卡个肉答应我不要打我

TBC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