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ωr²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Summer》

精灵宝钻大学AU向 专MF 为补充粮严重不足而写 甜饼
光环属于托老 ooc属于我。

“我拿夏日和你相比如何,你会更加的悠恬与可爱,五月花蕾娇艳疾风欲折.....”
“在读什么?”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芬巩头也不抬的回答,他一手托腮,另一只手像是写着什么在纸上划着,发出轻微的次啦声。“没想到你会大驾光临于书店,怎么,也想学学我,读读书提升自身修养了吗,matimo?”
   梅兹罗斯发出两声轻笑,没有说话,只是拿出了纸巾擦汗。
   芬巩想把第十八首诗好好品味完,可自己的眼睛一直不受控制的望红发青年那儿瞟。
   而梅兹罗斯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但他并没有停下,而是嘴里也开始念念有词;
  ".......使生如夏花之绚烂....."
  "不....你背岔了,这是..."芬巩现在只有一只手还放在书上了,那一页停留的太久。他觉得另一只手臂有些发麻,他的声音愈发的小,以至于到最后只看到他动动嘴了。
   “我知道,出自泰戈尔的《飞鸟集》。恭喜你反应变迟缓了,芬巩同学。扣十分,并对你不专心学习的态度做出检讨。”
  梅兹罗斯迅速将废纸丢进垃圾桶,再利索的抽出一本书,翻看起来。
   “不错麦提莫同学,动作优美流畅,加十分。”芬巩撇撇嘴,故意显示着自己的“大度”。反正自己也无心看书了,他想,干脆放下书,狠狠地吸了一口冰柠檬汁,看向梅兹罗斯。
在芬巩转头的一刹那他的眼睛正好对上了对方灰色的眸子。
   夏日的阳光火辣刺眼,像是炙烤着它所遍及的每一个角落。它唯一的优点就是将一切照亮和放大,每个毛孔,每根睫毛,每个表情,甚至是每次呼吸。
   太阳真是个好东西,梅兹罗斯想。外面的阳光洒在芬巩的脸上,头发上,细碎的金色的,如同金丝一般缠绕于发间,他眯起的眼睛很好看,弯弯的,泛着光,像是一汪泉眼。因为身高原因,梅兹罗斯是略低着头的,这样的角度,正好可以将对方所有的小动作收尽眼底。
    太阳真不是个好东西,芬巩想。阳光就这样直直的蹭过他的眼角膜,刺激的差点冒泪。不知不觉的就拧起了衣角。但是他看到对方的面孔却愈发清晰起来,棱角分明的眉骨,平时一双像钢铁呈现出冷光一般的眸子变得柔和,高挺的鼻梁,微抿的嘴唇...恩,真好看。
“怎么,是我太好看让你上瘾了吗,如果是这样,那我还得负责。”
  梅兹罗斯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却令人感到舒适,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像极了一只狐狸,芬巩想到。
“当然是。长那么好给谁看啊!”芬巩故作的嗔到,挑眉的动作十分可爱。
   “啧 再怎么说我也得负责。就当是长给你看吧!”梅兹罗斯说到,芬巩已经能感觉到热气扑打在自己脸上了,可他的视线已经移不开了。
   亲吻就这样顺其自然又合乎情理之中的落了下来。
芬巩的唇柔软,梅兹罗斯的唇干燥。他们互相纠缠,触碰,感受着对方,夏天是热的,两人脸上都冒了不少汗,但这只能让他们吻的更密更亲,他们的手情不自禁的攀上对方的颈脖或是捧起对方的脸,现在看来,浓重干热的鼻息已然成为了清风,两股气流在他们的上唇唇瓣的交合处舞动,或是窜到鼻翼之上,使睫毛不由自主的翕动着。

   “....但你如永恒的夏季不褪,不失上天恩赐你的俊秀..”当这个吻结束后梅兹罗斯喃喃到,自家恋人已经红着脸庞装作若无其事的翻开了书,当然,是装作。
  “这是什么?”芬巩问到。
“那个诗临近末尾的一句。”
“什么?哪首?”芬巩故作失忆的开始把书翻的哗哗的响。
  “你看的那首,芬巩同学。因为我,你的记忆力又下降了。这次不扣分,只需要今天晚上让你受一下应有的教育。”梅兹罗斯抬了抬下巴,面不改色的说到。
   芬巩的脸又一次红了。

评论(1)

热度(9)